阮玉浓

有缘2019见

最近忙,暂时away from keyboard
明年回来更新
么么哒!
微博是挂了的,以前的伊辛文袖底还可以看,搜我id就行了,盗笔相关的暂时没有补档。
啊总之明年见!

【旭润】我亦是行人

我叫润玉,这是我贪恋旭凤的第四千年。

龙生龙,凤生凤。我喜欢的那个人,名字里便带着天家的骄傲与睥睨。旭日东升,百鸟朝凤。
他一出生起便被所有人注视,被所有人喜欢。
我?他怕是我不知道我曾是唤作鲤儿的。

娘亲恨我是条龙,剜我龙角割我龙鳞。
天后恨我是条龙,降真火天罚于我。
生母因我而死,我族因我而灭,我曾经对自己升起的一点点疼惜与爱意,也终究湮灭于万般因果。

我还是鲤儿的时候希望自己是一尾鱼,这个愿望血淋淋,无处实现,无从实现。

若我真是一条鱼,入不得天界,窥不得天颜,他便不能在我心中蛀成这样大一个空洞。

我同天界所有人一般羡慕他,我亦爱恋于他。
我万事万物都想让与他,在我一无所有之时仍想争来赠与他。
在我与他少年相伴时,在我独自司夜布星时。
是了,这点儿贪念扎根太深,早已将我的心脏缠满,不开花,不结果,只是满心枯枝。每得他一笑照拂便将我缠得更紧些。
我想要他。

若我真是一尾鱼我便配不得他了。
我要作真龙,九天之上的真龙。
我本就是真龙。
但我是一条一无所有的真龙。
漫天星河,万般梦境,皆为虚妄之物。就算摘此星辰赠与他,他仍是旭凤,我仍是润玉。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少年时不得宠爱,我认,这是我的身份应得的。青年时与他日夜颠倒难以相见,我认,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他有了喜欢的仙子,我,也认了。
我以为我都认了,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承受的。我以为自己已经卑微到泥地里去看他,却忽而发现其实自己早在地狱之中。
我心里越扯越大口子,终于将我整个人都撕裂开来。
遇到他之后,几千年没有哭过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我早已不是我了,不过是崩溃的日子与我魂飞魄散的日子在赛跑。
我教他最爱之人亲手刺死了他,从此我不司夜神之职,却觉永身处万古长夜。

我听闻他复活,听闻他入魔,听闻他仍同以前一样,一呼百应,意气风发。

我如今是天帝,亦是万法之中身不由己的行人。
我以为破而后立便可逆天改命,到头来却从未变过。

这是第四千年,我在天界等他回来,正我因果。

END

其实我很想很想很想写我的原创科幻脑洞。可是我的理科脑已经快被时光消磨完了,为了理解黑洞光的逃逸,都得去图书馆扒拉着书一点点地画光锥。
不止物理,还得把哲学理论分门别类归好,不能像爽文一样提一句装逼就完了。
工程量好大啊。【叹气】
但这个故事真的是我脑海里,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一个了。

喜欢一个人请一定要说出来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留下你的评论,走进我的生活。

不瞒大家说,总跟我说话的那几个人,我连孙子婚礼在哪儿办都想完了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瓶邪】直到那一天老公发现了我私藏的黑色小布料


临时撸的,非常沙雕!

《钓王》之前,刚接到小哥不久

这是我开始守望的第十一年,也是我结束守望的第一年。
说实话,我现在——挺烦的。
我这几年很难睡个好觉,一点儿光,或者声音都能把我惊醒,和胖子出门办事都得开单间儿,不然他那呼噜能把我震房顶上去。
胖子说我这德行跟看门狗似的,机灵,好使,他这个主人很满意,希望我能够继续保持。

其实解决完汪家我确实不用再这么满心算计,提心吊胆了,只是闷头猛冲了十年,一下子急刹车有点儿缓不过来,要真想睡个踏实觉还得借助外力,比如眼罩,比如耳塞,比如酒精。

当然,闷油瓶回来以后我就基本不整这些玩意儿了,不是说他不让我用,他只限制我抽烟,其他的事儿和他这尊神仙没关系。
只是我自己不想。
我生生与他分离十年,并且我还在一天天衰老下去,我想要多看看他,清醒地看看他。

哎,你们都知道的,我和他八百年前就滚到一张床上去了,久别重逢后也没扭捏,直接搬进了同一间卧室,都是男人嘛,嘿嘿。
我对他也没啥别的要求,只是睡前的晚安吻一定不能少。
我总是瞅着瞅着他那漂亮脸蛋儿就吧唧亲上了,亲着亲着俩人就黏黏糊糊搂一块儿了,迷迷糊糊我就窝他怀里睡着了,哪儿还记得什么眼罩子耳塞子黑驴蹄子松岛菜菜子。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雨村晚上没什么灯光倒还好,就是地处东南,天亮得很早,入夏之后四点的光线就能射进我的温柔乡大床房。天杀的,我眼皮子薄死啦,一照准醒。
老张六点才会起床出门锻炼,这中间的两个小时我舍不得弄醒他,就悄摸着躺床上看他,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晨屮勃是不可能晨屮勃的,某位百岁老人和某位千岁蛇大王的陈年老酿都喜欢待在球球里睡回笼觉,不像某些小姑娘的X幻想,飞得老高跳得老远。啧。
估摸着他快醒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装睡,在他轻轻翻身下床之前,我还可以享受到一个睡美人式的,印在额头的吻。超温柔der!超爽der!
等他出门之后我才会把眼罩拿出来戴上,一个回笼觉睡到八九点,直到被胖子吆喝下去,三个人一起吃早饭,跟他们道一日里的第一声早安。

本来是这样的平淡日子,直到那一天,我洗眼罩的那一天。
雨村特么的又双叒下雨了!夭寿!我刚洗的衣服!
雨来得很突然,我和胖子抱着两床被子吭哧吭哧地往屋里撤,招呼着小哥去把零散的几件儿衣服给收进来。
我把沾了雨点儿的被子铺在沙发上,自己一屁股坐上去。小哥抱着衣服轻飘飘也踱了进来,把衣服直接丢在我身上,然后两根奇长的手指慢悠悠地,从里头夹出来了一小片黑色的布料——
“吴邪,这是什么?”

在他面前我很难说谎,但胖子可以。
他不仅可以说谎,还能说得比真相可怕一万倍。
“嗨哟!小哥你可真太机灵了!这不是我们小天真为了丰富咱们,哦不,你们,你们的夜间生活,为了省电,为了环保,特地新买的情趣内裤吗!这不刚到货,下了一道水,还没用上呢,打算给你个惊喜来着!”
眼看胖子越扯越远,小哥的眉头越皱越深,我几个眼刀甩在胖子脸上,在他换气打算接着说的时候赶快抢白。
“眼罩!是眼罩!!小哥你别听胖子胡扯!!!”
小哥盯了我一会儿,没说什么就提溜着眼罩上楼了。这意思是,没收了?
胖子的笑声在雨声里更加妖魔,“哈哈哈他是回去研究怎么让你把这块儿布当内裤穿上了!天真你赶紧上楼!他现在肯定在自己身上比划呢!”
“死胖子我现在就把你被子丢出去淋雨!!!”

晚上老张在我的眼皮和耳朵上又亲又摸弄了好久,痒得不得了了他才停手。
窗外风雨声阵阵,他慢慢拍着我的背。
睡吧。

“吴邪,起床了。”
天还没亮呢,就吃……
?????
这这这不是胖子,是小哥???
我一个机灵惊醒过来,刷地睁开眼睛,却是一片漆黑。
“醒了?”我感到脸上有温热的温度,“闭会儿,别急着睁。”
他把手挪开了。
我不知道我脸现在红到什么地步,只觉得耳根子都滚烫滚烫,闭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办。
“小,小哥。那个,现在几点了?”
“七点。跑步去。”
妈哒!今天换成是他偷看我!好耻!

迎着七点的太阳跑步是一个弱智的举动。我们向西跑,跑够了距离再挑阴凉的小路走回家。
其实我的肺很疼,感觉像个苟延残喘的破风箱,疼得我快要流眼泪。
但牵着我回家的那只手,抚平了我过去与将来,所有将眠未眠的夜,欲流未流的泪。

这是我守望他的第十一年,这是我和他重逢的第一年。

——END——

《重启》光头脑洞
过于沙雕
即将又被拉黑一波

即使你失去了上帝赐予你的毛毛裤,你也会拥有兄弟赠与你的毛毛裤!

宝贝们!我建了一个想分享给你们的书单!最近着实没有时间更文,但是更一更百度云还是阔以的!
有杂文,有小说,有左有右,有神话,有物理,有新自由主义,也有明清香艳话本。
不定期推送,附赠百度网盘链接。

那么第一次我们先来个浪漫又短小的,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

罗兰巴特是是法国后结构主义的典型代表,在学术上擅长文字游戏与词语发明😂。这种擅长忽悠人的人,说起情话当然是缠绵悱恻,譬如:

3、欲望的特殊性:对这种种细微末节,我憋不住想说:这多可爱!可爱的意思就是:这是我喜爱的,也就是唯一的;然而我愈是反觉到自身欲望的特殊性,我愈没法表达清楚:目标的精确与名称的飘忽相对应,欲望的特殊只能引起表达的模糊。语言上的这一失败只留下了一个痕迹:“可爱”(“可爱”的最恰切的翻译应该是拉丁文的l'ipse 是他,确实就是他)。

2、原生焦灼:对崩溃的恐惧实际是对已经体验过的崩溃的恐惧(原生焦灼)……恋人的焦灼似乎也是一回事:害怕将要经受的悲哀,而悲哀已经发生了。从恋爱一开始,从我第一次被爱情“陶醉”起,悲哀就没有中止过。最好有人能告诉我:“别再焦灼不安了——你已经失去他/她了。”

全文以此类词语发明及其解释构成,类似诗集。结构散碎,情感起伏,将爱情的苦闷与无常揉碎进字里行间。
全文仅18kb,适合少男少女睡前阅读。

关于福柯的碎碎念

这两天拜读了一些福柯的作品,想吹一波。
说来可笑,我竟是在梁文道这样一个感性至极的人笔下第一次见到福柯,并且长久以来一直没有意识到他的敏锐及伟大。
《疯癫与文明》、《什么是文学》、《性经验史》。冷静敏锐得可怕,超越了历史的进程。
我一怕天才,二怕全才,如马克思之流,如有提及必痛哭流涕式赞美。
天才及全才二者皆占,且不浪费才能用粗浅道理反复拯救庸众,在真理的深度和广度上飞跃向前。注定在后世才被反复解读。
我痛哭我赞美!

真理追求真理,文学追求文学,浪漫追求浪漫。

安逸使人懈怠,懒洋洋地看一天电影只想被人抱在怀里撒娇。
明天不能这样了。

我觉得吴邪真的能生四个。
两儿两女,锁了。

沙雕段子-众所周知

寿命差梗

众所周知,张起灵同学有一只宠物猫叫做天真真。
众所周知,猫的寿命比人类短得太多。
而张起灵实在很喜欢天真真,想让他多陪伴自己一些时间。
众所周知,为了宠物的健康长寿,我们要给他做绝育手术。
于是张起灵带着天真真来到了黑瞎瞎宠物医院,打算给天真真割蛋蛋。
众所周知,黑瞎瞎是个变态。
他剃掉了天真真的蛋蛋毛,却觉得那两个小肉球分外可爱,又捏又揉把玩了好久,舍不得割掉。以指标不合格为由,让张起灵过段时间再来。
此后张起灵每个月来一次。天真真被刮下来的蛋蛋毛都可以做一副手套了,黑瞎瞎还是没有下得去手。
期间在医院出生的小奶狗鸭梨梨渐渐爱上了小天真,总趁机拱他屁股。
张起灵看见了天真真被拱屁屁摸蛋蛋喵喵叫,觉得完全不ok。于是再也没有来过黑瞎瞎宠物医院。回家把伊丽莎白圈给天真套上,就当他已经得到了长寿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