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玉浓

有缘2019见

【伊辛】老中医【上】(pwp,阳痿受预警)

卫生间里昏暗的灯光从镜子里反射出来,辛小丰看见自己的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些。空气里还有没来得及被冲走的血腥气以及火药的味道。水珠顺着他的脸颊,下巴滚下,干脆直接把脸埋进了毛巾里。
性是他这几年来最抗拒的东西,而现在他要把这展示给别人看了。
他有意为之。

他愿意给忒修斯一个线团,可另一头捏在米诺陶洛斯手里。

【枪套】

有什么不对,辛小丰这人肯定有什么不对。
西陇,孩子,还有碾烟的拇指……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不对的,在他和辛小丰之间的信任,畏惧与躲藏之外的,那双大眼睛里似乎藏着隐秘的,躲闪的,更加让人想要探究的东西。

辛小丰总是下意识地避免与他对视,可总有目光苦涩暧昧的,辛秘的落在他的身上。肩上或是后脑勺上,甚至是腿上,他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但他知道那是辛小丰。他就是知道。
而今天辛小丰不在这里,当然不在这里。
警局的浴室只有一个,而辛小丰是先于他洗完的那个。他进来脱衣服的时候刚好是水淋淋的辛小丰从淋浴间出来,他们的衣服摆的太近,辛小丰甚至不得不向他点头示意。
而现在他放在衣服上的枪套不见了。
枪还在,枪套不在了。
这要么是个笨贼,要么是个陷阱。
他觉得辛小丰不笨。

【窥淫】
资料室没有窗户,只有门上几条透气窄缝。
这足够他看清了。

辛小丰的眉头皱着,双目紧闭,汗水顺着他过于明显的皱纹滑下。警服外套已经敞开,里面的黑色背心紧紧贴住上半身,能看到精瘦的胸肌随着他乱七八糟的呼吸起起伏伏。
枪套放在他的小腹上——黑色的,几乎与衣料融为一体。
这没他想象的那么不堪,没有像他脑子里闪过的那些画面一样,组成一个羞耻又淫荡的小丰。

他看到辛小丰近乎虔诚地把皮质的枪套送到嘴边亲吻,又受惊一般地把它放下去,如此来回几次。他几乎要为辛小丰眉头间的愁苦感到难过了。

【隐疾】
伊谷春觉得自己现在像个罪犯。
把慌乱无措的下属压在黑暗的墙角,自己在窥探时早已坚硬如铁,而罪魁祸首毫无生理反应。
玷污圣洁,玷污无辜总让人有种阴暗的快感。一场充满激情的犯罪。
他的身体比辛小丰更热。
他用两只手把辛小丰的警裤连同黑色内裤一并扯下来,握住对方柔软的部位。
辛小丰微弱的反抗就突然变成了剧烈的挣扎。


tbc

大纲很耻,我放在微博了,想看可以摸过去看,也叫阮玉浓。
最近没网,更文不方便。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