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玉浓

有缘2019见

羡煞旁人(短小一发完,茨木童子的絮语)

羡煞旁人



吾名为茨木童子。
吾的话很多。那是因为汝等愚蠢的人类,愚蠢的妖物,都不明白吾的挚友是何等强大何等完美的存在,而吾试图让汝等领略到些微的,那只有吾见得最多的风采。
呵,但汝等朝生暮死,庸碌无为,这样的存在早已超过了汝等的认知。瑟瑟发抖吧,顶礼膜拜吧。哈哈哈,吾这一生就是为了追随他而延续至今的,吾拼尽全力从他身后走到他身旁,这是何等幸事啊!
汝等凡人怎会懂?懂何为力量?何为忠诚?何为赴汤蹈火?何为高昂的战意?
尔等笑吾贪嗔痴,“痴”字最重。
而吾活百年,人世几经,尔等不过黄口小儿。
世人道吾挚友钟情红叶,情深可鉴,痴心错付,而吾对此一窍不通,给挚友图添聒噪烦恼。
可笑!
人世不过百年,自是只知男欢女爱,露水姻缘,以为几十年的痴迷便是世上最值得珍重之物。
可笑!
哈哈哈哈!若尔等也能拥有吾这样的长生,吾这样的力量,方能明白吾的狂热与追求,方能明白挚友沉迷的是一件多么幼稚的,与他不相配之物。
吾虽不是红叶,不是月亮,不是酒。
但世人不懂,吾这个位置,才是真正的,羡煞旁人。
吾无需嫉妒。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