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玉浓

有缘2019见

【瓶邪/簇→邪】九头鸟(二)

九头鸟(二)

瓶邪/簇邪(黎簇单箭头)

那伙计摔下去的时候估计还没尿完,就这么叉着腿露着鸟,风风光光地晕了。
一群人紧张兮兮地围上来,先是把光挡了个严实。看明白后想笑又不知道该不该笑。脸上的肌肉都有点抽搐。
黎簇在外头杵着拐杖蹭不进去,只能看见侧对着他的黑眼镜满脸猥琐的笑容。
“这小子立功了啊,吴老板回去好好请他搓个澡啊。”
黎簇被他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就立功了?说不定是什么野兽刨的呢?”。
“那也得多亏这泡尿做了最后一根稻草不是?”
黎簇无话可说了。

坑很不算太小,从外面看上去约摸两三米深,周围的土看着不像新土,应该是连日的大雨导致土壤流失,使其终于重见天日。
黑瞎子一边笑一边下去捞人,连绳子都没用,直接跳下去把人拍醒,托了上来。

把那倒霉伙计转移之后,众人终于看清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坑的真面貌。
坑底背阴的地方可以看见人脸那么大个洞,黑魆魆的,没有风漏出来,黑眼镜探头过去观察了一会儿,再用手抠了一下。
黑眼镜下去之后留出一个空缺,黎簇挤了过来。“我靠?来过人了?这么小的洞,来的什么人?”他无端端想起了那种黑毛蛇,对里面未知的黑暗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应该没有。都是雨水冲刷的痕迹,不像是人挖的。”黑眼镜把洞口的泥土剥掉,露出一块浅色的区域。“啧,石头门。吴老板,里头好像是向下的,怎么说?刨开看看?”
吴邪点了点头。“行,王盟……”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截断了。
“我来。”
是李晓。

有人自愿代劳,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坑不大,站不下第二个人。
黑眼镜乐滋滋地爬上来给李晓让位。其他人都去整理装备了,吴邪给黎簇搬了个小马扎过来,让他坐在旁边好好观摩学习,换来黎簇一个大大的白眼。
李晓有真本事,半小时不到,一扇裂成了五六块,还咧着个大洞的石头门就出现在了黎簇眼前。
门上什么花纹都没有,但一看就是人类的手笔,大自然不会造个这么平滑的物件儿埋在这儿。
李晓不再继续向下,翻上地面去找工具,众人又围了过来。
石门非常光滑,一个施力点都找不到,若不是滑坡造成的山体变形将其毁坏,要打开它免不了要用上炸药,炸药必会引出火油,淋在墓室正中,开启墓室之时遇空气向外燃烧。
这墓试图将不轨之人,拦在外头。
李晓的力气非常大,用合金洛阳铲作撬棍,直接把碎掉的部分一块块撬开。
搬走裂成大块的石头后,赫然是一个直径70cm左右的深洞,斜向下插入地底。
这回吴邪亲自下去查看了,蜡烛铲子电筒倒腾了一会儿。
“目前来看是安全的,前端的墓道被挤压变形,人只能爬进去。我想墓室的墙体应该不至于这么薄弱,所以里面的空间会更开阔。准备一下,黑眼镜,黎簇,李先生,周先生,孙玉,你们五个12点下去。”
孙玉就是刚刚摔下去那倒霉孩子,现在已经恢复了,是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吴邪的手下。
“吴老板,这沟壕绝境,乱山谷底,不是阴宅风水。作阳宅看,这倒像是个聚宝盆。”周垚有些犹豫,“这山总不会全部变了形。”
“那这样吧,”吴邪点了根烟,“您和李晓的报酬再加两成,劳烦二位了。我这身子骨不行,只能在上头呆着,实在是不好意思。”
看着吴邪打发周垚,黎簇也很莫名,指着自己的腿“吴邪?我怎么进去?我爬不了。这个高度,背我太勉强了。”
吴邪蹲下与他直视,“我有办法的,你不要担心。”
黎簇被他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心里烦躁不堪,异样的感受闹得他异常不舒坦。他想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让吴邪不要这么跟自己说话。另一方面又拼命克自己,告诉自己,只有克服这种幼稚的心态才能被真正重视。万般纠结下稀里糊涂地点了头。

可黎簇没想到的是,竟然是用这样的方法带他进洞。

——tbc——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