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玉浓

有缘2019见

算是读后感吧

哇谢谢亲爱的!人生第一次收到长评!
不同的人,在人生不同的阶段里,对价值的判断天差地别。年少时更易崇拜强大,推崇爱情。在我的理解里,年轻的吴邪和年轻的黎簇都经历了这个阶段。
少年人的满腔情愫痛快燃烧,而年长一方只有余烬,我愿以这样的冲突来展开剧情。
瓶邪一直是我的白月光。但我更愿意在我笔下将他们描绘成有血有肉,有无奈,有取舍,有不可控,有悲哀的活人,而不是完美假人偶像。
我曾经很痴迷于他们的成人童话,也希望他们能长相厮守。但无论我如何写,他们都永不属于我。
祝你永远可以自由地理解世界。
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爱你❤

小花她娘:

我喜欢剧版簇邪那种感觉,少年人冲动的爱和崇拜,成年人理智的愧疚宠溺和无情,最终必然走向BE的结局,这样的冲突和矛盾,不是简单的能用“出轨”关系来定义,也不是所谓宣扬“出轨”。
本质上我还是个瓶邪唯,我对ALL邪是没太大兴趣的,在我浅薄的理解里,邪帝的爱情是只给了大张哥,但人的一生并不只有爱情,他本性是个善良的人,对黎簇人生的介入令他感到痛苦,所以会对这个年轻人的索取没有底线,他太想补偿黎簇,但显然这个年轻人真正要的东西他给不了。性在肉体欢愉的同时给他带来的是精神上的伤害。


原来看瓶邪是当成成年人的童话故事,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独自守门十年;一个普通人了救另一个人硬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传奇。很暖很美好。
但秦昊演绎的邪帝让人觉得可以多了一种可能。从成人童话变成成人情感故事,更加复杂更多角色更多人性。
一点读后感,如有不妥之处,见谅 @阮玉浓

评论

热度(9)

  1. 阮玉浓小花她娘 转载了此文字
    哇谢谢亲爱的!人生第一次收到长评!不同的人,在人生不同的阶段里,对价值的判断天差地别。年少时更易崇拜...